首页 小说&专题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那个被遗忘的人》28 第一次交锋

哈利波特同人|亲世代《那个被遗忘的人》第二部 by VO.gao

2017-12-7 19:11

对角巷


夜幕下对角巷早已空无一人,早在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对角巷两边的商店就开始陆陆续续结束营业,这不仅是冬天的缘故,而是,现在的对角巷十分不安全,那个可怕的不能说出名字的人随时都会带着自己的追随者开始他们的暴行。只有极少数胆大妄为的人才会选择夜间出行。


在丽痕书店的招牌下凭空出现一个女人,女人鼻子以下的部位都被围巾挡住,只露出一双湛蓝的眼睛,那双眼睛在星光衬映下十分美丽;女子机敏地躲在一处阴影中,警惕地看着四周,似乎在等待什么人。但是,她并没有等待多久——似乎是有一个透明的怪物将女子从后面吞噬了一般,女子就这样凭空在对角巷消失了。


“若拉,是我。”


若拉认出是小天狼星的声音,把魔杖放了下去。


“这是什么?”若拉用魔杖指了指她头上像是斗篷一样的东西。


“詹姆的隐形斗篷。”小天狼星的声音从若拉身后传来,“今天上午,我顺道跟他借的,很有用的东西。”


“你不是应该在房子顶上么,怎么在这里?”若拉疑惑道。


耳后,传来小天狼星一声轻笑,“现在轮到弗兰克·隆巴顿在房顶上,我正好下来接应你一下。


若拉透过隐形衣在向前上方看去,果然在丽痕书店对面的民居上有一个身影,她微微侧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也尽量压低声音,“这次,你到底在执行什么任务,都有谁?”


小天狼星的手搭在若拉的肩膀上,轻声,“你说错一件事,拉尔夫的追捕令不是下周才发,而是今天就发出了,根据可靠的情报,埃弗里、特拉弗斯还有赛尔温在这里会有一个小小的聚会,不知道什么原因拉尔夫也在。我们现在就是尽力要抓捕他们。”


“我现在就看见隆巴顿和你,再加上我,我们三个怎么能抓捕道四个人,除了拉尔夫以外,埃弗里和特拉弗斯绝对不是好对付的,塞尔温的情况我不知道。”若拉有些担心。


“所以是尽力抓捕,塞尔温和拉尔夫是必须要抓住的。今天出这趟任务的,可不止我们三个,艾丽斯·隆巴顿和普劳特都在,只不过他们你看不见罢了。”小天狼星把下巴垫在若拉肩膀上,活像一只撒娇的大狗,他的左手环到若拉的腰上,有些抱怨道,“真是见鬼的,你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见我,我本想完成任务后咱们去哪儿约会来着。不过,我刚才觉得这种约会也不赖,弗兰克跟我说过,他以前和艾米丽就是这样的。”


若拉趁机捏了捏他的脸,向前迈了一步,小天狼星的下巴离开了若拉的肩膀,显然现在真不是调情的时候,若拉看着对面那座3层楼的民居问道,“能确定他们在哪儿么?”


“最高层。”小天狼星把手收了回去,这时候对面的隆巴顿做了一个手势,小天狼星拉开了詹姆的隐形斗篷,突然的冷空气让若拉 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现在我们暂时不需要这个斗篷了。”


对面屋顶上的弗兰克·隆巴顿冲小天狼星竖起了大拇指,小天狼星坏坏地冲他笑了笑,若拉看见在那座民居楼下的阴影里还躲着一个成年的男巫,若拉认出来那是普劳特,和穆迪的得力搭档。


突然,房顶上的弗兰克消失不见,小天狼星拉着若拉向丽痕书店更深处的阴影里躲了躲,若拉握紧魔杖,这时候在空旷的街道上突然又多出了三个人,一个是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另一个是安东宁·多洛霍夫,他们似乎押着一个男人——


“伊桑·麦金农?”若拉捂住了嘴,昨天还参加莉莉和詹姆的婚礼!伊桑·麦金农脸上有几道伤痕,他看起来是刚刚结束一场战斗,他的手被绳子狠狠地勒在身后,他不停地挣扎,多洛霍夫在他身后不停地推搡。


“看样子今天会有一场大活儿,我们必须要把伊桑救出来。”小天狼星低沉道,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若拉像对面望去,普劳特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在他身后有一支毛笔在羊皮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然后羊皮纸瞬间消失;这是傲罗在紧急时刻的联络方式。若拉看着弗兰克消失的地方,问道,“弗兰克难道已经觉察到这会有人幻影移形么?”


“弗兰克的觉察能力十分出众,现在,普劳特应该在请求支援,今天晚上会是一个十分难忘的夜晚。”小天狼星的声音带着期待,他向来喜欢挑战。


“伊桑的状态不是很糟糕,但是他们没有直接杀死伊桑,仅仅是抓捕,看样子他们是想从伊桑嘴里了解什么。”若拉的眼睛死死盯着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他们三人,伊桑·麦金农被推搡进了那个民居,随后,房顶上弗兰克的身影再度出现。


“真希望伊桑可以坚持住。”小天狼星叹了口气,“如果虫尾巴再就好了,我们可以通过他帮助伊桑,最起码可以给伊桑松绑。”


伊桑·麦金农一直在门口挣扎,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和安东宁·多洛霍夫在几次推搡不成功之后,用了一道魔咒将他击昏,这时候,若拉感觉耳边响起风吹动袍子的声音,回头看时,小天狼星已经不在了,他应该是穿着詹姆的隐形衣跟在三人后面潜进了民宅。对面的普劳特没有发出任何指示,似乎默认了小天狼星的做法,若拉转个了身,对自己施了隐形咒,走到那所民宅——


“阿拉霍洞开。”


门锁轻易被打开,若拉有些诧异,看样子拉尔夫的小聚会是临时起意,并没有计划得很周全,她屏住呼吸慢慢上楼梯,这对她来说这是第一次这样,她几乎可以听见心脏在跳动的声音,但是这种情况在她上了二楼就改变了,二楼仍然是被漆黑一片,但是隐约可以听见有人在说话,小天狼星说过,这是拉尔夫他们在三楼,也就是最高层。她看了看楼梯,强化了自己隐身咒,再次迈动步伐。


果然在三楼左手第二间紧闭的房门里里传来伊桑的尖叫,若拉并没有发现小天狼星的踪迹,很有可能是已经进去。她倒吸一口气,俯在门边听里面的动静。


“——你嘴巴是真硬啊,麦金农——”这是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看样子给你吃的苦头还不够,钻心剜骨。”


若拉后背有些发凉,钻心咒的厉害她不是没有体会过,雷古勒斯的钻心咒就已经让若拉欲生欲死的,更何况是贝拉特里克斯的钻心咒,果然里面传来伊桑的尖叫声,若拉听着这尖叫声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伊桑的尖叫已经停止了,若拉甚至能听见伊桑大口喘气的声音。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知道你们要的东西在哪儿…”


“贝拉,他还是嘴硬。”是拉尔夫的声音,带着兴奋带着跃跃欲试,“贝拉你是知道的,我很擅长夺魂咒。我想看看麦金农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屋内传来刺耳的讥笑声,若拉在犹豫要不要破门而入,可是小天狼星呢,他是不是已经跟着他们进去了?若拉知道詹姆这件隐形衣虽然可以隐身,但是实际上却不代表实体的不存在,她感受不到小天狼星的气息,难道他也躲了起来,若拉用魔杖指了指自己,让自己现了形,但是她还是在听门内的动静,拉尔夫没有立刻采取行动,听起来不着急下手,而是和贝拉扯些别的。


若拉用手指轻轻扣了扣门框,声音控制在不引起里面人注意——她想最后再确定小天狼星是不是真的不在屋外面,若拉握住魔杖等了等,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有些放下心来,伊桑应该不会有事,小天狼星应该在屋子里,以他的脾气伊桑不会受太多苦头。


她仍不敢放松警惕,以防万一是穆迪经常叮嘱他们的,她握住手里的魔杖,时刻准备着破门而入。


“——奥琳,我们耽误的时间够多了,现在你可以展现你惊人的夺魂咒了。”贝拉在一阵狂笑之后恢复了冷静,若拉抬起手腕。


“灵魂出窍。”


若拉没有听见里面有任何反击魔咒的声音,她有些怀疑自己的推测,也暗自希望伊桑可以坚持住夺魂咒的诱惑。


“你是谁?”拉尔夫的声音不怀好意,若拉手心渗出汗。


“伊桑·麦金农。”伊桑的声音空洞毫无情感,该死的小天狼星·布莱克,在里头究竟干什么,若拉的手有些颤抖,她更不敢松懈一丝一毫。


“圣诞节前邓布利多让你去对角巷做什么了?”


若拉在内心祈祷伊桑的意志可以坚定起来,伊桑没有立即回答,若拉继续俯在门边上,紧张地心脏几乎跳了出来。


里面突然沉默了,若拉燃起一丝希望。


“不知道!”伊桑的声音瞬间恢复冷静,若拉感觉自己的心脏又恢复了正常。伊桑果然没有辜负邓布利多的希望。


贝拉特里克斯似乎恼羞成怒,不断地使用钻心咒,但是伊桑的声音已经不是那样歇斯底里了,若拉心里稍微好受一些了,看样子小天狼星在里面还有一些作用。


“麦金农,我对你已经失去耐性了。”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透着阴冷。


“贝拉,你疯了。”多洛霍夫阻止她,“刚才特拉弗斯已经召唤主人了,主人希望亲自审问麦金农。你要是杀了他,我们都被惩罚的。”


“这是个硬骨头,我怕主人来也不会撬动他的嘴。”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更加冷漠,若拉知道这次也许真该破门而入了。


“那我就来替主人解决他——阿瓦达——”


“盔甲护身!”


若拉破门而入,击退了贝拉特里克斯的索命咒,强有力的两道金光护住了伊桑,一道是若拉的另一道是小天狼星的。


“若拉,小天狼星,你们怎么…”伊桑的声音还有些虚弱。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你现在还能拿得起魔杖么?”若拉护在伊桑身前,小天狼星将伊桑的手解放出来后就站在他的身后,若拉的眼睛盯着贝拉特里克斯和多洛霍夫,她现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了这两个人,虚弱的伊桑不一定还有战斗力。


“意外的收获。”拉尔夫看着若拉,透出些许恨意,若拉嘲讽动动嘴角。


“意想不到。”贝拉特里克斯盯着若拉,她已经从自索命咒被挡回来的错愕中反应过来。


特拉弗斯拍拍贝拉特里克斯的肩膀,讥笑道,“你这个败类堂弟现在还敢出现,贝拉,你是看见你的堂弟不敢动手了?很意外么?”


“我巴不得亲自杀了他,特拉弗斯。为我的家族洗清血统。”贝拉特里克斯将魔杖对准小天狼星,布莱克家族特有的美貌在她的脸上却被扭曲成一个狰狞的表情,她看着自己的堂弟就像看一个仇人一样。


小天狼星讽刺地撇撇嘴角,满不在乎地看着贝拉特里克斯,直接用魔杖去表达对贝拉特里克斯的情绪,一瞬间屋内的魔咒四处乱飞,若拉从来没有做过人数相差如此悬殊的决斗,若拉能勉强自卫,反击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们的困境没有持续多久,小天狼星趁贝拉特里克斯和塞尔温没有注意,向窗外发射一串火花;房顶上的弗兰克接收到小天狼星的信号,炸破了房子,加入混战。


“还有隆巴顿…”,多洛霍夫发出一声尖叫,紧接着就被突然出现的普劳特击昏;接着艾丽斯·隆巴顿和几个若拉陌生的傲罗出现也加入混战。


“他们召唤了伏地魔。”若拉在击退塞尔温的魔咒道,“看这时间也快了,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贝拉特里克斯趁若拉说话的时候,晃了小天狼星一下,一道魔咒冲若拉闪了过去,小天狼星将若拉向后拽了一步,贝拉特里克斯的魔咒击中了拉尔夫,拉尔夫马上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亲爱的贝拉,”小天狼星嘲讽地看着自己的堂姐,“听说你召唤了你的主子,你的主子今天似乎很忙啊。”


“闭嘴…主人不可能不会管我的,”贝拉特里克斯显然有些慌张。


“他辛苦地来了,然后看见你的办事不力,还会像以前地宠信你么?”小天狼星躲过贝勒特里克斯的魔咒,继续讽刺她。


贝拉特里克斯的脸上瞬间没有血丝,小天狼星看样子是击中了她的死穴,若拉有些好笑地听着小天狼星挑衅克拉特里克斯的话,一面将塞尔文束住。


“没准,你们亲爱的主人大人今天好像没时间搭理你们。”


另一边弗兰克将特拉弗斯制服了,伊桑已经将埃弗里捆个结实;若拉瞬间觉得轻松许多,如果幸运的话,在伏地魔赶来之前就可以回去,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但是,这仅仅就是若拉一厢情愿,在普劳特准备把多洛霍夫捆起来时,一个高挑消瘦带着围兜的身影出现,他的出现让若拉感觉到一丝寒意,她不由得后退一步,贝拉特里克斯几乎是爬着过去拽住了那个人的袍子的下摆——


“主人。”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带着哭腔,“我们中了埋伏。主人,请您惩罚我吧。”


“呵呵,”围兜下传来的冷笑让若拉心里发麻,那声音十分阴冷带着愤怒,“你的账,我们一会儿再算。现在——”


他转向普威特,继续道,“我对你们傲罗也十分厌倦。”


又是一轮新的混战,隆巴顿夫妇和普威特对战伏地魔,若拉和小天狼星在和贝拉特里克斯还有已经苏醒的安东宁·多洛霍夫决斗,伊桑竭尽全力地对付这已然逃脱束缚的特拉弗斯。在艾丽斯向窗外发射出一串请求支援的火花之后,伏地魔将她震了出去——他的力量远远比若拉想象地更加可怕,拉尔夫在若拉不注意时也醒来了,若拉无暇顾及,在她冲若拉施咒时,另一边的伏地魔咒语却击中了她——然而这一次不同于以往,她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笔直地倒下了,她中了阿发达索命咒


若拉没有时间去想拉尔夫的死,伊桑已经再次将特拉弗斯束缚住,并且缴械了他的魔杖,对付伏地魔的普威特和弗兰克已经有些吃力,若拉甚至可以看见普威特的汗珠;这边克拉特里克斯和多洛霍夫渐渐处于下风,最后在伏地魔一道不耐烦的魔咒下,弗兰克和普威特被震到一边——


“阿瓦达索命——”伏地魔的魔杖对准了伊桑。


“盔甲护身。”若拉发出魔咒,咒尾的涟漪打偏了伏地魔的死咒,他的死咒将死去的拉尔夫的魔杖打成两半。


伏地魔也被若拉魔咒惊了一下,转过身来——若拉这是第一次看见伏地魔本尊,她后背有些发凉条件反射地向后退了一步,她看不见他全部的脸,只能看见他的脸的上半部分,他的眼睛十分俊秀,但却是发着渗人的红光,有点像蛇,他的鼻子露出的部分高耸俊朗,但是却让人感觉很奇怪;若拉打量他,他在同时也眯着眼睛打量若拉。


“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你身上,闪开!”伏地魔阴冷道。


若拉没有松开魔杖和他无声的对峙,伏地魔没有耐心魔咒像暴风雨一样向若拉袭来,小天狼星看见若拉独自一人应对伏地魔也凑了过来帮若拉分担一些魔咒。


在伏地魔冲若拉再次发出魔咒的时候,壁炉里的一跟着火的木棍挡在了若拉和伏地魔之间,咒语仅仅是打中了火焰芯儿,顿时,屋内火光四射。


“什么——?”伏地魔喊道,环顾四周。然后,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邓布利多!”


若拉越过伏地魔看着,她的心在狂跳。邓布利多正站在窗户前。



伏地魔举起他的魔杖,紧接着又一道绿光射向邓布利多。邓布利多旋转着他的斗篷,消失了。一转眼,他又在伏地魔身后重现,若拉不敢放松警惕,魔杖继续对准伏地魔,在同时小天狼星趁贝拉特里克斯不备,指挥着壁炉里的木棍,将她牢牢固定在地板上。


“今晚到这里来是很愚蠢的,汤姆,”邓布利多平静地说。“更多的傲罗们正在来这儿的路上——”


“等他们到的时候我已经走了,而你已经死了!”伏地魔吼道。他又向邓布利多发了一道死咒但是没有击中,若拉将咒语再次击偏,伏地魔的目光有些犀利地看着若拉。


“绝妙的魔法。”邓布利多赞道,他挥动着魔杖,若拉感觉他在保护着她或者是他们所有人。“汤姆,你杀了我的学生。”


“那是我的仆人!”伏地魔几乎是咆哮道,发泄似的发射着魔咒。


邓布利多平静地应对,若拉他们则不停地抵挡着各种打偏的魔咒,这足够他们受的,然而,伏地魔的魔咒越发越快,越发越密集,若拉十分吃力,她除了自己谁也顾不上…她很想知道小天狼星的状况如何——


突然间咒语全部停了下来,伏地魔消失了,连同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和安东宁·多洛霍夫一起消失了。若拉有些虚弱地坐在地上,终于结束了,她的右手向后移了移却碰到一个冰凉的物体,若拉转过身去,才知道那是拉尔夫的手指,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小天狼星扶住了她。


在一时间,屋子里突然站满了人。


“我们来晚了——”穆迪有些遗憾道,“我们中了他的诡计了。”


若拉抬眼看向穆迪。他脸上有些划痕,身上的袍子破破烂烂,似乎经历了一场恶斗。


“天哪——我看见他带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走了。”一个穿着猩红色长袍男人走到炉火边上道,“克劳奇先生,我发誓那就是他。”


而巴蒂·克劳奇没有理他,他阴沉着脸大步走到拉尔夫的尸体前,蹲下去,查看拉尔夫的尸体,然后抬起头对邓布利多道,“很遗憾,邓布利多这个学生已经死了。”


邓布利多看着拉尔夫的尸体若有所思,十分平静,“确实遗憾。”


“奥琳·拉尔夫的追捕令也没有必要发给更多人了,这件事邓布利多你准备怎么处理?”克劳奇站了起来,脸色十分阴沉。


邓布利多看了一眼拉尔夫的尸体,看着克劳奇的眼睛,“拉尔夫小姐确实死的不光荣,交给她的院长去和她的家人去处理。”


巴蒂·克劳奇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也能默认邓布利多的做法,他犀利地看着被制服的几个食死徒,就像看到什么令人作呕的垃圾似的,冷冷,“至于这几个臭虫,我现在也没有时间去审问他们,他们做了什么就交给摄魂怪吧。”


在克劳奇的示意下,几个傲罗将塞尔温、埃弗里和特拉弗斯押了下去,还有两个傲罗将拉尔夫的尸体带走了;这时候,穆迪的目光才放到若拉身上——


“格林诺尔?我刚还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穆迪的目光有些探究地看着若拉,又将目光若拉小天狼星扶在若拉腰上的手,若拉脸有些红,向前走了一步脱离了小天狼星的手,小天狼星直接拉住了她的手,她感觉自己脸特别热;在穆迪的目光下小天狼星才不舍地把手松开。


“嗨,阿拉斯托。”普劳特脸上也挂了彩,看见若拉泛红的脸上来解围,“是我让她过来的,幸好有她,要不然会很麻烦;阿拉斯托,这是个很优秀年轻的傲罗。”


“这两个年轻人都十分优秀。”邓布利多意味深长地看着若拉和小天狼星,小天狼星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继而又对穆迪道,“阿拉斯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需要和格林诺尔小姐说几句话。”


“当然。”穆迪答应道,眼睛却还盯着小天狼星。


若拉看看穆迪又看看小天狼星,跟着邓布利多走出了房间,在楼梯口,邓布利多停下了脚步。


“若拉,过了今天伏地魔会注意到你。”邓不利多有些担忧道,“比我想象得要快些。”


这是若拉预料到的,她十分平静道,“先生,这是早晚的事儿;有些魔法是我们所控制不了的。”


“那你下一步怎么打算?”邓布利多问道,“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我可以给魔法部写信让你解除魔法部的职位,你可以秘密服务凤凰社,我猜穆迪不会情愿。”


“我没有下一步,继续做傲罗吧。”若拉继续道,她现在十分平静,该来的总要来。


邓布利多湛蓝的眼睛透出赞赏,在黑暗中闪闪的,“那我的建议就是,若拉,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务必小心。”


若拉知道自己必须要慎重,按照邓布利多说的她关乎到整个魔法世界的安危,她十分不想承认这件事,但是她却不得不去面对,若拉看着窗外璀璨的星光,想起小天狼星,心中暖暖的,只要有他就好,她缓缓叹了口气,“邓布利多,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格林诺尔家得以自傲的资本恰恰就是为这个家族带来毁灭性灾难的根源,现在不反抗早晚就会被毁灭,现在家族的人还固执地维持自己的中立,却没有想过为家族的命运努努力;与拉文克劳共存的智慧在哪里?若拉有些自嘲地撇撇嘴,看向那个十分明亮的星座,“邓布利多,你不必担心,就算有一天真的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我也有我最后的保障。”


邓布利多眼睛黯了下去,他看见小天狼星不停地看向这里,脸上略有些笑意,“还有一件事,就是你和布莱克先生的私人问题。”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原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