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专题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天坑鹰猎》 第四章 天坑奇案

《天坑鹰猎》 by 天下霸唱

2017-12-7 15:38

1
想不到天坑中竟有一座大宅,门上画着两条狰狞可怖的大蜈蚣。张保庆三人手举火把,抬头打量面前的大宅,只见高墙巨门,墙上留有炮孔,解放前在东北的方言土语中,常将“枪、炮”两字混用,土匪当中打枪打得准的人叫炮手,倒不是会用火炮,而土豪地主雇来的保镖,只要带枪,也可以叫炮手,炮孔是指枪孔。
那年月兵荒马乱,遍地起胡子,盗寇兵匪多如牛毛,常有地主大户遭到土匪洗劫,土匪抢钱抢粮食不说,很多时候不留活口,不分男女老少全杀了。长白山兴安岭这些所在,地广人稀,等到县城保安团或森林**赶来,黄花菜都凉了,所以有钱有势的地主大户,会将围墙盖得很高,其中有房屋、水井、屯谷仓,一家老小连同长工、雇工、炮手,乃至牲口骡马,全在大院套里,完全可以做到自给自足。外边挖壕沟,围着大院套是一望无际的庄稼地,一旦土匪前来劫掠,地主雇来的炮手便躲在高墙上,通过炮孔以长短枪支射杀来敌,炮手们平时除了练枪,别的什么活儿也不干,好吃好喝地养着,只为了在紧要关头抵御土匪。
后来东北实行土改,又经过剿匪,当年用于防御的大院套也逐渐荒废了,只留下断壁残垣,上岁数的人大多见过,张保庆以前听四舅爷提到过,他寻思多半是大户地主为了躲避打仗,在天坑里造起这么一座巨宅,是避世之人隐居的所看样子荒废已久,在战乱年代,这也不足为奇,不过宅子门上画两条大蜈蚣,不说吓人,也是够诡异的。
张保庆看到天坑中的大宅,只是觉得有几分古怪,说道:“门上画蜈蚣有什么用?吓唬土匪?”
二鼻子则是一脸惊愕:“原来真有这座大宅……”
菜瓜不解地问二鼻子:“哥,你咋知道这地方?”
二鼻子说: “在屯子里听老辈儿人提到过,门前画蜈蚣的大宅,不会错……准是这地方!”
菜瓜说:“这是啥地方?门上为啥画蜈蚣?”
二鼻子说:“相传以前的人迷信,认为蜈蚣能守财。”
张保庆一直在旁听着,忍不住说:“敢情门上画蜈蚣,是为了摆阔。”
菜瓜说:“火把快灭了,外头天色已黑,逃出去也得冻死,不如先到这大宅里躲一躲,有啥话进去再说不迟。”
张保庆也是这么想的,高墙大屋可以挡住猞猁,没准还能找到取暖充饥之物。
二鼻子为人莽莽撞撞,一贯大马金刀,这会儿却犹豫不前,好像在担心些什么,迟疑了片刻,又想不到别的出路,同意进入门上画蜈蚣的宅子中躲一躲。
天坑下边的宅子,大门落栓,从里头顶住了推不开,三个人转了一圈,没找到后门,只好搭成人梯,抠住炮孔登墙,废了不少力气才上去。只见里边重门叠户,房屋一间连着一间,住得下几十人,大门边上是三间贯通的屋子,屋里许久不曾通风,一进去一股子霉味,有炕有灶,灶灰冰冷,柴垛堆了一人多高,桌上摆放着茶盘子茶碗,墙上整整齐齐挂着七八条步枪,一水儿的东洋造,衣服被子全没动过,由于是在天坑里,蜡烛油灯所在皆有,只是到处积满了灰尘, 看屋里的布置,应该是炮手所居,炮手住在门前,一来方便把守门户,二来可以随时登墙抵御土匪,张保庆心想:“不知以前住在这的人都去哪了,可是大门从里边顶住,难道宅子里的人根本没出去,全部死在了天坑之中?”

2
张保庆胡思乱想:“宅子中的人全死了,岂不是处凶宅?这地方会不会有鬼?”他这么一想,似乎能看见大宅中有孤魂野鬼走动,身上感到一阵阵发冷,但是饥饿难忍,他也顾不得害怕了,帮二鼻子点上屋里的灯烛,准备先吃些东西。
二鼻子摘下墙上挂的步枪,端在手里看了看,枪是好枪,可放的年头太久,枪栓都锈死了。 菜瓜看到门口有一眼泉水,取水刷去锅底和马勺上的污垢,抱一捆秫秸杆塞到灶下,点上火又往灶膛中添加木柴,但是土灶少说几十年没通过,里边全堵死了,点起火来便往屋里呛烟,呛得三个人满脸黑灰,一个个跟灶王爷似的,眼看地灶没法用,干脆在屋里升起堆火,用短刀将整块的猴头蘑切开,一块块扔到锅里煮。
张保庆坐在锅旁两眼发直,他早听说猴头蘑是能上大宴的山珍,猴头鱼翅可称山珍海味,鱼翅是鲨鱼翅,猴头并非真的猴头,而是指猴头蘑,此刻饥肠辘辘,迫不及待地拿起马勺,舀了一大勺汤刚要喝,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这鬼地方的水能喝吗?”
二鼻子说:“你呀,想得也太多了,当年地主大户造村堡般的宅子,里边一定要有活水,或是泉眼或是水井,人可以三天不吃东西,但不能一天不喝水,如果地主的大院套里没有水源,一旦让土匪乱兵困住,全家人便只有死路一条。”
张保庆说:“可这宅子里的人,还不是都死了?”
二鼻子奇道:“你又没看见死人,怎么能说宅子里的人全死了?”
张保庆心想:“那倒也是,确实没看见死人,屋里的摆设一切如常,衣服被子全都没动过,大门从里边关得好好的,若不是积了厚厚的尘土,你说宅子里的人刚刚还在这里我也会信,可见没有遭受到土匪袭击,不过住在大宅中的人,也不像突然搬走了……”他有一肚子的话要问二鼻子,“到底是什么人出于什么原因,要常年住在与世隔绝的天坑里?当年住在宅子中的人是死是活?”
二鼻子说:“我也就是听老辈儿人那么一说,我是怎么听来的怎么说,你俩可别怕,咱们那上岁数的人都听过,当年在深山老林里出过一段奇案,奇案懂不?”
菜瓜说:“奇暗……那是相当的黑了?”
张保庆说:“不是,奇案是指很离奇的案件,一般破不了。”
二鼻子一拍大腿,对张保庆说道:“没错,你也听过?”
张保庆说:“我没听过,你怎么树林子放风筝——绕上了,别勾我们腮帮子,快说是怎样一件奇案,又跟门上画蜈蚣的大宅有什么相关?另外你说过蜈蚣守财,大宅的主人很有钱?” 二鼻子言语粗略,并不擅长讲述,只会照葫芦画瓢,当即按他听来的原话,说起了“长白山天坑奇案”,听得张保庆身上起了层鸡皮疙瘩,头皮子直发麻。

3
当年在东北有一路字号“打得好”的土匪,首领名叫马殿臣,旧社会起名多用“殿”字,殿上称臣,是取将来当大官的意思,别看山里人孤陋寡闻,可是提起马殿臣的字号,老一辈儿人可没有不知道的。据说马殿臣祖籍在山东泰安,幼年出身贫苦,清朝末年,他为了活命当兵吃粮,适逢日本侵略朝鲜,马殿臣所在的清军部队,跟随袁世凯去朝鲜打过仗,回来之后无以为生,依靠“吃仓讹库”过活。
怎么叫“吃仓讹库”?清朝各地有官府的粮仓,用于存放禄米,一年到头运粮的大车进进出出,那年头有个规矩,粮食入库之前,地痞无赖可以在半路上白吃白拿,但不是谁想拿就随便拿,你想吃官府的粮仓,必须舍出命去,先挨一顿好打,然后摆一盆烧红的炭让你坐上去,或是让运粮的大车从你腿上碾过,哪怕是从你身上扒下一层皮,你也不能皱一皱眉头,管库的一看拿你没法子了,终究不能打出人命,此后你再到这来,他就给你口吃的,不过再有别人来“吃仓讹库”,你得去充当打手,如果你镇乎不住别人,你那口吃的就得给人家。 马殿臣练过武当过兵,禁得住打,吃仓讹库混一口饭,那也是饥一顿饱一顿,勉强活命。没过多久,大清国垮了台,粮库也荒废了,又赶上老家闹饥荒,持续干旱,庄稼颗粒无收,饿殍遍野。
当时马殿臣也活不下去了,他看天下大乱,一天一换旗,各路军阀混战,盗匪蜂起,便带上几个不要命的兄弟,跑到关外深山老林当了土匪,报字号“打得好”,凭着心狠手辣,到处洗劫地主大户,他们这伙土匪杀富济贫,专抢为富不仁的大户人家,不管得了多少钱,都要分一部分给穷人,所以在老百姓口中名声不错,但是杀人太多,向来不留活口。
以前的大户地主,多是地方上的豪族,一家子几十上百口人,全住在高墙大院之中,院墙上有带炮孔的碉楼,里头养着炮手和棒子手,易守难攻,土匪来得再多也打不进去。不过马殿臣不是一般人,有胆有识,脑子也好使,经常扮成戏班子混进去,以前地主老财家里有什么大事小事,必请班搭台唱戏。马殿臣怀揣利刃,带几个手下打扮成戏子,趁机混进去里应外合,半夜打开大门,让外头的土匪冲进来,杀人放火之后扬长而去,他用这个法子,接连血洗了好几家大户。
常言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有一次二道沟许大地主纳妾,要请个戏班子热闹热闹,马殿臣想混进去抢许家粮仓,手下兄弟劝他别去:“许大地主良田千顷家财万贯,那是当地最有钱的人,粮仓堆得冒尖儿,家里养的炮手,全有甩手打雁的枪法,许家姑爷又在县城保安团当官,有钱有枪有势力,况且那厮诡计多端,出了名的阴险狡诈,咱可别上了人家的当。”马殿臣耳根子硬,不信那一套,非去不可,结果中了埋伏,刚进去头上便挨了一闷棍,没等他明白过来,已让炮手拿枪顶住,按在地上绑了个结结实实。
原来是许大地主勾结官府,设套儿捉拿土匪,事先早有布置,四处都是伏兵,马殿臣一时大意,让人家来了个关门打狗。按许大地主的意思,应该立刻把马殿臣的脑袋砍下来,再拿人头去领悬赏,以免留下后患。可是好不容易活捉到一个有字号的土匪头子,上上下下都等着邀功请赏,又有官府派过来的人,许家也不能自作主张,便将马殿臣打个半死,装到大车里连夜押送省城。到公堂上要了口供,按律断了一个枪决。下在深牢大狱之中,准备等到秋后处决,到时要给马殿臣五花大绑,插上招子游街示众,然后再枪毙,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官府将马殿臣关在牢房里,给他好吃好喝,那是为了等到枪毙游街之时,匪首脸上的气色不会太难看。要不然饿得半死不活,挨个告诉老百姓这是有字号的土匪头子“打得好”,怕也没人相信,因此一天两顿,有酒有肉,肥鸡烧鹅,换着样儿的来,管牢的也不难为他。可是牢房里关的并不是马殿臣一个人,还有别的囚犯,有杀人抵命的,也有含冤受屈的,不过这些囚徒可没这么好的待遇,动不动便要挨一顿狠揍,三五天才给半块窝头,一个个衣不遮体皮包骨头,饿得都跟鬼似的。那些人瞪眼看马殿臣吃肉喝酒,眼馋得要命,纷纷跪地磕头口称爷爷,哀求他分一口。
马殿臣虽有不少手下,可是省城有军队驻防,当时的土匪连地主大院也打不进去,又怎么敢进攻省城?马殿臣自知难逃一死,没心思理会别人,吃饱了倒头便睡,听到别人求他,他连眼皮子也不抬一抬,他倒不在乎掉脑袋,从当土匪那天开始,脑袋就别裤腰带上了,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可他没想到大牢之中,竟会有一个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怪物。

4
“打得好”马殿臣,坐在牢房中等待枪毙,他看大牢里关了个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个妖怪,两只手长反了,左胳膊长右手,右胳膊长左手,手心朝外,手背朝内。从狱卒到死囚,全然不拿这怪物当人看,谁见了谁打,路过也得踹上两脚,瘦得只剩一把骨头。
这个人长的也招人厌,獐头鼠目,眼神猥琐,蜷缩在墙角,身上破衣烂衫,脏得和地皮一样,打他也不还手,骂他也不还口,别人不给他东西吃,他便去捉墙缝里的虫子和老鼠,活生生往嘴里塞。
马殿臣见此人实在是可怜,找别的囚犯一打听,得知那个人没名没姓,别人管他叫“土头陀”,东北民间传说中黄鼠狼子变成人是“土头陀”。听说他刚一落地的时候,爹娘看生下来一个怪物,不敢留在家里招灾,趁半夜扔到了坟地,也是命大没让野狗吃掉,却被一个偷坟盗墓的老贼捡到,抱回家当了徒弟。
土头陀自从会走路,到处跟他师傅钻坟洞子,打小穿的衣服,都是在古墓里殉葬的童男童女身上扒下来的,十来岁的时候他师傅去世,留下他一个人,从不跟任何人打交道,常年住在古墓山坟之中,人们也怕他,见了他都以为见了妖怪,有多远躲多远,避之唯恐不及。
后来有个跑江湖卖艺的人路过坟地,刚好看到土头陀从坟洞中钻出来,也被吓得不轻,以为不是野人便是僵尸,躲到坟后看了半天,瞧出是个畸形的怪人,于是设法将土头陀捉住,逼他吃下哑药,又戳聋了耳朵,套上锁链,到处招人来看,借机敛财,平时关在牲口棚里,衣服也不给穿。有一天绑缚不紧,土头陀从牲口棚里脱身出来,三更半夜掐死了江湖艺人全家良贱,转天到处乱走,很快让官府拿住。虽然江湖艺人咎由自取,但是其家人皆属无辜,因此上断了个枪决,打在大牢中好几个月了,只等秋后枪毙。
马殿臣听完,更觉得土头陀也是个命苦之人,告诉其余犯人别再难为这个怪人,他是待决的死囚,在牢里说一不二,说出来的话,没有人敢不听,从此马殿臣不管吃什么,都给土头陀分一半。可是土头陀怪里怪气,给他吃他就吃,吃完也没个好脸,其余囚犯看在眼里,无不暗骂马殿臣是个傻瓜:你将肥鸡烧鹅扔给狗子吃,狗子还会朝你摇尾巴,给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土头陀有什么好处?
马殿臣一时怜悯土头陀,同是押在牢中等死的人,哪还指望有什么回报,怎知又聋又哑的土头陀擅会掏洞,偷偷在牢房地下掏出个窟窿,神也不知,鬼也不觉,枪决的前一天,他带领马殿臣从地洞里逃了出去。马殿臣两世为人,又惊又喜,真没想到土头陀有这等本事,他先去杀了许大地主报仇,随即同土头陀逃进了深山老林,过了两年从山里出来,也不再当土匪了,改名换姓,变成了地方上首屈一指的巨富。
有人说马殿臣是挖坟掘墓发了横财,其实土头陀会看风水,能观草木枯荣,辨别山中金脉走势,他知恩图报,指点马殿臣到山里挖金,那可真是发了大财,摇身一变,当上了地主大户,置办下良田万顷,娶妻生子。据说大军阀张小个子,当年都要跟马殿臣借钱充军饷,由此可见他是多有钱,在东北有“金王”之称。
不过改名换姓,瞒得了三年两年,却瞒不了一辈子,何况树大招风,终于有人往官面儿上告发,说“金王”是以前的土匪头子马殿臣。马殿臣自己也明白,钱财太多招人眼目,况且身上背的人命不少,黑白两道全盯着他,落到谁手里也得不了好。一次他同土头陀进山堪舆,无意中找到一个天坑,他在那里造了一座大宅子,存放他所攒下的财宝,门上画蜈蚣做门神,是因为蜈蚣能守财,挖金之人皆拜蜈蚣,他一看风声太紧,在外头混不下去了,便带领心腹手下和几房妻小,躲到天坑大宅之中。大宅仓廪中屯有粮食,加之在外围开荒耕种,可以做到自给自足,原始森林中的天坑十分隐蔽,凡是知道路的人,全被土匪杀了灭口。
后来日军占领了东三省,多次派出讨伐队,以剿灭马匪的名义进山搜寻天坑,无奈找不到路,均是无功而返,相传“金王”马殿臣,为了躲避剿捕,切断了下到天坑底部的道路,又用树木枯枝遮挡了洞口,上边盖满落叶,从那往后,神仙也找不到这个地方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原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