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专题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天坑鹰猎》 第二章 狐狸旗子

《天坑鹰猎》 by 天下霸唱

2017-12-7 15:38

1
冻结的高山瀑布,形同身披冰甲玉带的巨龙,翻过高山一头扎进莽莽林海,落差将近两三百米,分成好几层,一段一个近乎垂直的斜坡,云雾缭绕,两侧高山巍峨陡峭,站在高处往下看,如临万丈深渊,令人头晕目眩。
深处是条河谷,周围是层层叠叠的群山,森林和雪原等地貌在其中交错分布,严冬时节积雪太深,猎狗进不去,猎鹰很容易撞到树或山壁,人到里头也会迷路,狡猾诡变的狐狸为了避开天敌,习惯将深谷当做巢穴过冬。
张保庆曾听四舅爷说过,大瀑布是从深山之内涌出的冰河,当年关东军曾经在此屠杀大批朝鲜族抗日游击队,日军将捉来的游击队员五花大绑扔下冰河,活人扔进去,不等落到谷底就冻成了冰棍,很多年前河道塌陷形成深谷,由于年代深远,谷底均已被次生植所覆盖,其下多有陷人无底的雪洞,又相传有鬼怪作祟,可以说危机四伏,二鼻子要下去捉狐狸,岂不是活腻了找死?
不过之前说了大话,张保庆虽然心里后悔,也没法儿再往回收,他想了想,找个借口说:“下去捉狐狸正合我的心意,可你们俩没有猎枪,只带了弓箭,万一……万一遇上熊,又该怎么对付?”
二鼻子说:“你看把你吓的,这不还没下去吗?下去也不可能遇到黑瞎子,这么冷的天,黑瞎子早躲进树洞里猫冬了!

张保庆本想说:“冬天也有人在山里遇到熊,如果有一只躲在树洞中冬眠的熊瞎子被意外惊醒,进而狂性大发,那是谁都惹不起的;另外据传五六十年代北朝鲜闹饥荒,树皮都让人扒下来吃没了,那边的熊饿急了眼,被迫跑到长白山这边找吃的,当时也伤过人。”可他一听二鼻子小瞧自己,明明是话到口边,却无论如何说不出来。
他们二人不顾菜瓜的劝阻,打定主意要进深谷,是死是活各安天命,非见个高低输赢不可,但是在森林中走了一天,眼看日头往西沉,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半夜下去,只得先找处背风的山坳过夜,天一黑,山里气温骤降,零下三十几度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过长白山的猎户冰里生雪里长,自有他们的法子。二鼻子带头动手,先掏个屋子模样的雪洞,然后在雪洞中笼起火堆,铺上狍子皮睡袋钻进去,捂好狗皮帽子围火而坐,一边生火造饭,一边用刀子削桦木皮做滑雪板。当地人遇上大雪封山或追击猎物迷路的时候,往往会掏个雪屋抵御酷寒,任凭雪屋外风吹狼嗥也不在乎。
张保庆从没住过这样的雪屋,他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只见头顶和四周银装白壁,晶莹通透,上下左右全是冰雪,二鼻子兄妹将热滚滚的锅子放在雪屋中煮水喝,雪屋不仅没有融化,热气升到屋顶突然遇冷,反而变成冰屑缓缓飘下,到处白雾蒙蒙,真好似做梦一般。

2
二鼻子兄妹抓来雪水放到锅里,架到火上煮得热气腾腾,喝了可以取暖,吃的是刨花鱼,那是剥皮之后冻成冰棍的哲罗鲑,切成刨花似的薄片,蘸点野辣椒直接放到嘴里,吃起来鲜凉爽口。长白山的猎人冬天进山,总要带上几条冻得梆硬的鱼,吃过鱼肉,剩下的鱼骨鱼头放到热锅里加上山辣椒和血肠煮,一口下去热辣辣滑溜溜。吃饱穿暖之后,整上两口二鼻子带的“闷倒驴”,三个人便蜷缩在狍子皮口袋中,熬过了漫长的寒夜。

转天一早,西北方吹来刺骨的寒风,山上一下子变冷了,再也站不住人。
张保庆冻得瑟瑟发抖,匆匆收拾好东西,淌着没膝的积雪前行,准备往深谷中走。
而鼻子却拽住他说:“你这么走不是绕远吗”
张保庆不解地问:“让你说怎么走?”
而鼻子存心在张保庆面前卖弄本事,他放出猎鹰,然后将狍子皮睡袋垫在身下,呼喝一声,顺着陡峭的冰冻瀑布直溜下去。
冰面如同几层近乎垂直的陡坡,没有足够的胆量谁也不敢这么做,可而鼻子常年在深山老里打猎,趴冰卧雪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仗着年轻胆大,一转眼溜到了谷底,在高处看他仅是茫茫雪原上的一个小黑点。

张保庆看得眼晕,腿肚子往前转,磕膝盖往后扭,有心要打退堂鼓,可是服谁也不能服二鼻子,他照葫芦画瓢,像二鼻子一样把狍子皮口袋垫在背后,仰面倒坐,想往前蹭,但手脚发抖,半天没动地方,只好让菜瓜在后面推他一下,但觉腾云驾雾一般,冷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心悬到了嗓子眼。

哪敢睁眼去看,打着转溜到谷底,一个跟头翻进了雪窝子,挣扎着爬起身子,四周围天旋地转,满头满脸是雪,样子狼狈不堪,走路踉跄摇晃,也不知在心里骂了二鼻子几千遍。
等张保庆缓过劲儿来,菜瓜也已溜到谷底,他暗自庆幸:看来只要胆大豁得出去,谁都能从冰冻的瀑布溜下来,还好没让二鼻子唬住。
二鼻子说:“保庆你胆子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你的鹰能不能在这儿捉到狐狸。”
张保庆说:“你当我这白鹰是错窝儿不会下蛋的老母鸡啊,别管山上山下,在哪儿都一样。”
二鼻子他们那个屯子千百年来保持者鹰猎风俗,猎户们一向佩服两种人,一是胆大,二是能喝,他对张保庆说:“行了,我佩服你单大,今天不管哪只鹰捉到了狐狸,得了皮子咱们三人均分。”

张保庆心中得意,豁出命从瀑布冰面下溜下来,为的就是能让二鼻子说个“服”字,这趟没白来。
瀑布下的水潭全冻住了,冰层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与附近的雪原连成了一片,远处都是密林。巍巍群山在四周绵延起伏,谷底森林茂密,樟子松,落叶松,白桦,杨树,云杉等树种交错生长,野兽种类也多,马鹿,驯鹿,紫貂,野鸭,獐子,狍子,野猪,雪兔都有,还有各种各样的木耳,松茸,蘑菇,但是天气一会儿一变,属于独特的山区小气候,常年有雾,深处裂谷沟壑的分支众多,非常容易迷路,可以说下来容易上去难,想出去必须翻过高山,现在正是大雪封山的时候,艰险可想而知,可张保庆他们直着眼卓狐狸,想都没想怎么出去。

3
此时天冷,狐皮很厚,但狡猾成性的老狐狸全躲在深谷密林中,极难猎获,不过鹰是狐狸的天敌,狐狸看到猎鹰在半空盘旋,便会发慌奔逃。三个人踏雪往前行出一段,身旁雪地里忽然蹿出一条赤尾大狐狸,毛色苍黄,插翅般在他们面前飞驰而过,看方同是要逃进密林,一旦躲进古树参天的原始森林,猎鹰也奈何它不得,三人急打口哨,招呼天上的猎鹰,鹰眼敏锐绝伦,早已看到目标,听得呼哨声啊,乘着呼啸的寒风,对准猎物俯冲下来。
二鼻子兄妹祖上世世代代以鹰猎为生,祖宗传下来的本事,所驯之鹰均是威猛至极的西伯利亚苍鹰,翼展大得吓人,一只铁背黑羽,另一只凤头金额,在整个鹰屯的猫鹰当中也是数一数二,擒拿猎物百不失一.猎户捕捉西伯利亚苍鹰要在参天大树的树尖上下套,利用伪装让鹰误以为是树枝,一旦落在上边即被套住,带回鹰屯驯成猎鹰,等到转年开春再放归山林.二鼻子又熟悉猎鹰习胜,出来打猎的前一天得让鹰饿着,不能给它吃饱了,因为鹰吃饱了会打盹儿犯懒,放出去也无法擒拿猎物,唯有饿鹰才可以发挥出十二分的凌厉凶狠。
两只猎鹰在天上听得主人呼叫,盯住舍命奔逃的赤尾狐,收拢双翼从半空坠下,直如两架俯冲轰炸机,猎鹰在距离地面数米的高度,展翅探爪扑同猎物。
赤尾狐在足不点地般的飞奔中,突然一个急停,转过身来看着从天而降的苍鹰,这是只老狐狸经验丰富,它明白苍鹰自上而下捉拿猎物,只有一下,一击不中还得再飞起来,它等的就是这一下,眼看鹰的利爪伸到面前了,从容不迫地往旁一闪,时机拿捏得不差分毫,陕半秒鹰还来得及调整方同,慢半秒它来不及躲闪. 两只猎鹰爪下落空,只得借风拔起身形,飞上半空,这一转瞬之间,已足够赤尾狐逃进森林,可它刚转过头来,张保庆的白鹰就扑到了.老狐狸再也来不及躲闪,匆忙之中用狐尾挡住身子,顺势在雪地中滚了出去.
山里的猎人捉狐狸主要是为了取皮,狐皮贵就贵在狐尾完整,狐尾一旦受损,哪怕是下套设夹打短了尾巴尖儿,价值也至少减去九成,受过驯的猎鹰抓拿狐狸只能抓身子,绝不会伤到狐尾。山里的野兽大多有灵性,自己知道自己身上什么东西值钱,比如遇上猎人追击,麝会一口咬掉自己带有麝香的肚脐,鹿会往树多的地方跑,让树木撞断鹿茸,死也不能让这些东西便宜别人。那赤尾狐在紧要关头,用狐尾挡住身子,在雪地上翻了个跟头。张保庆的猎鹰无法擒拿,被迫腾空飞起。
在长白山当地的民间传说中,狐狸活得久了,毛色会转为苍黄,按俗话说那是有了道行,张保庆等人虽然见猎心喜,但是看此狐诡变莫测,不是一般的狐狸可比,也不免有些紧张,手心里都捏了一把冷汗。
赤尾狐死中求活捡了条命,还打算往树林里逃。哪知让白鹰这么一耽搁,另外两只猎鹰已经再次疾冲而至,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正好将赤尾狐的去路挡住,此时周围的三个人也快赶到了。
张保庆看到赤尾狐被逼得走投无路,心想:“我和二鼻子本是斗气争胜,涉险下到深谷中捉狐狸,怎知运气这么好,一下来便撞上只毛色苍黄的赤尾老狐,此狐让三只猎鹰围住,跑得再快也别想脱身,明天带着这么一条上好的狐皮回到屯子,合该我们露脸。”
二鼻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赤尾狐,见其无路可逃,以为上好的狐皮到手了,抽出短刀在手,快步赶上前去,随时准备剥取狐皮。
想不到不等猎鹰扑下来,老狐狸在原地打个转,纵身跃向一块竖起的冰砬子,腹部立刻被尖锐如刀的冰柱开了膛,一直划到狐尾,鲜血连同五脏六腑撒了一地,雪白血红,在凛冽的寒风中冒着热气。
二鼻子兄妹以前见过这种事,心知“老狐狸年久通灵,宁肯自己开膛破肚,也不想让猎人得到完整的狐皮”,跺着脚直叫可惜。
张保庆却是初次看到如此惨烈的情形,只见那老狐肠子鲜血流了一地,还没有完全死掉,口边吐出血沫子,兀自瞪眼望着他们三个人,目光中全是怨恨,不禁吓得呆了。

4
二鼻子紧跑慢跑,喘着粗气赶到近前,急忙翻看悬挂在冰砬子上的死狐,只见死不闭眼的老狐腹破肠出,留下一张有头有尾的破狐狸皮,在寒风中须毛乱颤,好似一杆狐狸旗子。他不住摇头叹气,赶开飞下来的猎鹰,不让它们争吃死狐的血肉脏腑 以免吃饱了打盹儿犯困,好不容易下到山谷之中,总不能空手而回

菜瓜从口袋里摸出一小块灌血清,掰碎了抛到空中喂鹰,虽说不能让鹰吃饱了,可也不能一直饿着它们。鹰屯的人猎到鹿、犴或野猪等大兽,必先开膛,用刀在肋骨上划几道口子,让血流出[$1]来,找个罐子接住,过一阵子,鲜血沉淀下去,上边浮起一层透明的油膏,当地管这个东西叫做血清。猎户们舍不得吃,

只灌在肠衣里风干之后喂鹰,猎鹰吃上一点儿就能够迅速恢复活力。 张保庆明白鹰屯的人以鹰猎为生,专捉狐狸野猪,靠山吃山,无可厚非,狐皮既是他们身上的衣服,又是他们口中的嚼谷,

没想到老狐狸如此决绝,气性也是够大的,扑到冰砬子上划破肚腹,至死不肯闭眼,一定是对来捉它的人恨之入骨。

5
二鼻子不管张保庆信不信,自顾自地说了一阵,他为了不让鹰吃死狐狸,想要动手刨个雪坑埋上,此时的山风却越刮越是猛烈,寒风翻卷积雪,好似起了白烟大雾,遮天盖地往深谷中压来,远处风声嗷嗷怪响,东北那边形容这是冻死狗的闹海风,极为恐怖。
二鼻子一看变了天,他也知道厉害,总归是活命要紧。不能再让猎鹰捉狐狸了,应该尽快找个地方避一避,当即招呼猎鹰下来,可是风雪交作,湮没了一切声音,也看不到猎鹰飞到哪里去了。
三个人只顾抬头找鹰,怎奈寒风如刀冰雪似箭,打在脸上生疼,不得不低下头躲避,无意中这么一低头,看到有几个会动的东西,在风雪中半隐半现。
张保庆吓了一跳,心想:“是不是狼?”看轮廓却不像,比狼小一些,又比狗大,圆头圆脑的,至少有十几只,他用手遮脸挡住风雪,睁大了眼竭力去看,越看越像是猫。可深山老林里怎么有这么大的猫?
寒风卷动积雪,四下里如同起了白雾,张保庆无意中看到周围有十多只大猫:比野狗还大,外形有几分像猫,可是尾巴只有短短的一截,还不到一巴掌长,并非一只如此,全是与生俱来的短尾,脑袋又像猿猴,却比猿猴更为狰狞,牙尖爪利,血口鲜红,两眼冒出凶光,浑身有毛,顶风冒雪,已结了一层冰霜。肯定不是山猫,山猫没这么大,也不会有如此短的尾巴,样子也没有这般凶残。
张保庆往前凑合,打算看个究竟,却让二鼻子扯住背后的狍子皮口袋,拽得他身子一晃,不由自主地倒退几步,天太冷,呼啸的寒风吹过来,冻得脑子都木了,忘了还有个“怕”字。此刻往后一退,看到二鼻子脸上变色,这才意识到情况危险,二鼻子兄妹是鹰屯土生土长的猎户,当然认得身形像猫头脸似猿的猛兽,那是盘踞在高寒山岭上的猞猁,它们耐得住严寒和饥饿,习性凶狠,据说几只猞猁合起来可以跟狼群作战,解放前深山老林中不时有猞猁吃人的惨事发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原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