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专题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当冬夜渐暖II》2-3 嫁给李蕴哥哥

《当冬夜渐暖II》 by 女王蜂

从卡塔尔飞回国,大概需要八九个小时。

 

这小半天很难熬,李蕴先是带关鸥去医院换了药,又给她买了些想要的东西,最后俩人逛得筋疲力尽,一回家便倒头睡了。

 

李蕴从没这么疲倦过,只是小半天,就让他觉得生命延迟了一个世纪。

 

他躺在大床上,刚眯了一小会,关鸥就跑进来,慌张地说:“哥哥,坏了!我爸爸已经到了!”

 

李蕴一下子就清醒了。他换了身衣服,简单洗漱一下,问:“他给你打电话了吗?现在在哪儿?”

 

“在我学校门口的星巴克……”关鸥咬了咬嘴唇,小声地说,“哥哥,我有点害怕。你说我爸爸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给我安排保镖啊?”

 

被保镖接送上下学的恐惧,李蕴也经历过。

 

在美国的时候,他一直念的都是最好的学校,因为身份特殊,Lee就给他安排了不下十个保镖,每天像护送总统似的把他围在中间,送他进班级。他特别讨厌这种被软禁的感觉,不止是因为没了自由,更多的,是因为那些同学因为害怕惹事,都不敢再和他交往了。

 

小男孩对于这些倒没什么,可小女孩不一样,她们心思细腻,最怕的,就是在学校里没有朋友。

 

关鸥的表情不像无故担忧,李蕴想,大概是关鹰炙以前也这么干过,所以才让她感到害怕。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放心,我会和你爸爸说的。”

 

关鸥对于李蕴,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听他一说,她当即拉住他的手臂,兴奋道:“真的吗,哥哥?”

 

李蕴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拿上关鸥的东西,直接去了星巴克。

 

一推门,李蕴还没找到关鹰炙在哪儿,关鸥已经冲一个角落跑过去了:“Daddy!”

 

李蕴不知道关鸥这标准的美式叫法是怎么来的,他拎着关鸥的书包,在看到关鹰炙的脸时怔了一下,然后也走了过去。

 

两个大男人一入座,关鸥便嘿嘿笑着,自觉离开了:“daddy,哥哥,你们俩先聊着,我去点东西!”

 

李蕴不知道关鸥这是玩的哪一出,只是和关鹰炙面对面坐着,着实有些尴尬。

 

关鹰炙不拐弯抹角,把咖啡推在他面前,直接笑道:“我没想到,和我女儿在一起的,是你。”

 

李蕴十分不习惯他那种笑,阴森森的,让他起鸡皮疙瘩。

 

他礼貌地说:“对不起关总,我误伤了你女儿,这件事你怎么处理都好,无论是走司法程序,还是私下让我赔偿,我都接受。但我不希望因为咱们的个人恩怨,牵扯到公事,所以请你公正一点。”

 

他心里有一点忐忑,因为关鹰炙这个人,总能点燃他身体里的导火线,他担心自己会被激怒,从而酿成严重后果。

 

关鹰炙转头看了关鸥一眼,见她正和店员说话,似乎一时半会回不来。

 

他盯着李蕴,危险地眯了眯眼:“小子,我告诉你,关鸥要是受一点伤害,我饶不了你。”

 

那个眼神,让李蕴恍惚。

 

太诡异了,这个长得和应叔叔一样的人,就像他另一个人格一样。

 

一个天使,一个魔鬼,一瞬间,都让他有点分不清谁是谁了。

 

他望着关鹰炙,怔怔地问:“你怎么饶不了我?是打算杀了我,还是收购了我的公司?”

 

他说着说着,突然没忍住,笑了:“关鹰炙,你知道那天在机场,我为什么会把你认错吗?因为——你跟我媳妇长得一模一样。”

 

关鹰炙沉默两秒,讥讽地勾了勾嘴角,“小子,占人便宜也要看对象。你跟我讲这些,不怕我拒签合同?”

 

“应叔叔死了之后,我就没有再怕的了。”李蕴交叠起双手,淡淡地笑着打量关鹰炙的眼睛,“关总,不得不说,你长得真好看。”

 

被这么盯着,关鹰炙很不爽,“……少把我当成别人。”

 

李蕴不说话,仍直勾勾地笑着盯他,好像他就是应渐冬。

 

关鹰炙终于被盯毛了,目光一别,冷冷道:“关于关鸥的事,我不需要你赔偿什么。上次我在电话里说的,你答应了就行了。”

 

李蕴没想到这事儿这么简单就过去了,他蹙了蹙眉,“你认真的?”

 

“嗯。”关鹰炙看了眼拿着东西跑回来的关鸥,压低了声音,“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以后我会加派保镖,不会再让关鸥一个人回家了。”

 

李蕴还想说什么,关鸥已经跑了过来。

 

小姑娘显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她把托盘放在桌子上,像服务员一样,把点好的东西摆在两个男人面前:“来来来,daddy,哥哥,今天我请客。哥哥不是不喜欢甜的东西吗,我给你点了无糖松饼;还有daddy喜欢的果茶……嘿嘿,我是不是服务很周到啊?”

 

李蕴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他觉得自己失约了,明明答应过关鸥,保镖这件事会替她求情,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已经跑过来了。

 

那份松饼摆在面前,色泽金黄,还散发着香气。

 

他却没什么胃口,勉强笑了笑,“关总咱们再联系吧”,要起身离开。

 

关鹰炙倒没什么意见,可关鸥不高兴:“哥哥,我特意给你点的东西,你都不尝尝吗?你这样,我好伤心呀。”

 

李蕴败给了这父女俩。

 

他无奈地吸了口气,转过身,又坐了下来。

 

关鹰炙看他捏起一块松饼,十分客气地咬一口,又扭头看了看关鸥。

 

瞅着小姑娘花痴的眼神,他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笑了笑,问关鸥:“关关,喜欢这个哥哥吗?”

 

关鸥正看着李蕴犯花痴呢,关鹰炙一问,她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喜欢,特别喜欢李蕴哥哥。”

 

李蕴被呛了一下。

 

他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关鹰炙又问:“那是喜欢daddy多一点,还是喜欢李蕴哥哥多一点?”

 

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关鸥下一秒就嘿嘿一笑,道:“两个都喜欢……这没办法选。要不然daddy你就把我嫁给李蕴哥哥,这样我就永远和你们两个在一起了。”

 

“不行。”

 

“不行。”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关鸥看着两个男人,委屈极了:“为什么不行呀!”

 

关鹰炙瞥了李蕴一眼,“因为你太小,年龄不匹配。”

 

关鸥蔫巴巴地看向李蕴,“那李蕴哥哥,你呢,你为什么也说不行呀。”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


李蕴看着关鹰炙,笑着放下了松饼:“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分享]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