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尖上的冬天》

言情 | 女王蜂

也许生活注定悲伤。

现代言情|女王蜂小说《鼻尖上的冬天》 第一章 现代言情|女王蜂小说《鼻尖上的冬天》 第二章 现代言情|女王蜂小说《鼻尖上的冬天》 第三章 现代言情|女王蜂小说《鼻尖上的冬天》 第四章 现代言情|女王蜂小说《鼻尖上的冬天》 第五章 现代言情|女王蜂小说《鼻尖上的冬天》 第六章

    首页 小说&专题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鼻尖上的冬天》4-1 兜兜

    《鼻尖上的冬天》 by 女王蜂

    2017-10-12 18:14

     

    小姜总眼疾手快,长腿一迈,就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我远远地看着他们父子俩,心里有一小块,忽然塌了下去。

     

    小孩子尖锐的哭声,像是一根刺,猝不及防地就扎进了我心脏里。

     

    胸口仿佛被束着一条隐形的绳子,不断收紧,收紧,到最后,竟然产生出痛苦的错觉。

     

    而那个小家伙,突然攥紧了姜季北的长发,拼命地攥着,哭着要找妈妈。

     

    小姜总拍着他,虽然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我听见他的声音比以往柔和了很多,那样温柔地哄他:“乖,爸爸不是告诉你了吗?妈妈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等你长大了,她就会回来看你的。”

     

    千篇一律的借口,也许对于单亲父母来讲,除了这个理由,他们再也找不到另一种方式拥抱自己的孩子,告诉他们真相。所以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告诉小孩子,另一半去了很远的地方,总有一天是会回来的。

     

    可死了就是死了。

     

    再也回不来了。

     

    我不自觉地握紧手掌,眼眶却忽然间像是下了一场大雨,只一眨眼,便有眼泪源源不断地落下来。

     

    心太疼了……

     

    太疼了……

     

    说不出理由的疼……

     

    我捂着胸口,慢慢地蹲下来,跪在柔软的地毯上。

     

    这一刻,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姜季北会留长发。

     

    大概是因为,他比平常的父母多出了一份责任,不仅要充当爸爸,还要当妈妈。爸爸的强大,坚持,妈妈的美丽,温柔,这些物质就像是他生活里的必需品,像是阳光,氧气,缺一样都让他无法维持现在看似正常的生活。

     

    所以他保持着高于女性的外貌条件,高于男性的内在配置,也只有这样,才会让他的儿子在半夜做噩梦惊醒时,满足他找爸爸,亦或是找妈妈的要求。

     

    我忽然想起来,赵特助说过的那句话,他本来是有未婚妻的,后来那个人没来得及举行婚礼,就死去了。

     

    我又想起来,姜季北和阿细分手时,甩下的那一句,“我儿子是代孕的,他本来就没有妈妈”。

     

    这两句话就像是一种符咒,交织在一起时,就像是一把利剑,狠狠地一刀捅进了我心里。眼眶里不断涌出眼泪,心里不断涌出疼痛……

     

    太痛苦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为什么……

     

    我正皱着眉头品尝痛苦,头顶上方突然就响起小姜总的声音,淡淡地:“阮疏茼,帮忙叫一下管家,告诉她兜兜醒了,准备一些餐点过来。”

     

    “好,好的。”我扶着膝盖站起来,一个起身,头又开始晕了。

     

    唉,老了老了,不中用了。

     

    在心里哀叹半天,我就转身,去找管家了。

     

    姜季北的房子还真大,绕来绕去,我都没找到管家在哪儿。

     

    最后还是问了一个焦糖色皮肤的女佣,才得知管家在玻璃花房摆弄那些花。

     

    在她标准的普通话指导下,没怎么费事,我就找到了独立的玻璃花房。

     

    ……有钱人果真会玩,连花房都弄成玻璃的,远远地望过去,里面满满的都是玫瑰花,大簇大簇的,漂亮极了。

     

    而管家正在最里面,专心致志的拿着剪刀修剪花枝。

     

    我敲了敲门,推门走进去。

     

    她像是没有察觉到有人来了,一边低头修剪,一边哼着小曲,十分悠闲的样子。

     

    终于走近了。

     

    我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小心翼翼地打断她:“你好,那个……兜兜醒了,小姜总要您准备一些……我x——”

     

    我话还没说完,她就一剪刀转了过来。

     

    她应该只是转个身,加上突然被人搭讪的惊吓,正好那剪刀就平行着向我划了过来。

     

    我一个闪躲不及,就“咚”地一声,跌坐在了小石板路上。

     

    ……

     

    老天爷,我真是无语望青天。

     

    感情我和小姜总这似曾相识的房子犯冲是怎么的?

     

    一进门就扭了脚,闪了腰,现在又把屁股摔成了八瓣。

     

    ………下次来,我要带个护身符。

     

    妈呀,这也太吓人了吧。

     

    “哎哟对不住,快起来快起来,”管家歉意地将我扶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我一面对这些花花草草什么的,就容易专注,你又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没摔倒哪儿吧?要不要紧?”

     

    “没事没事,皮厚抗摔。”

     

    我嘻嘻哈哈地低头拍拍裤子上的土,再抬头时,管家竟然看着我的脸愣住了。

     

    她那个表情太错愕了,就好像见到了什么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一样,看的我有点瘆得慌。

     

    我笑笑,问她:“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她猛地回过神,笑着低下了头,道:“啊,没什么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和一个人太像了……她以前也来过这幢别墅……”

     

    咦?我和那个人,难道就那么像吗?

     

    我奇怪地摸了摸脸,忍不住胡思乱想。

     

    她却急匆匆一笑,扔下一句,我这就去准备餐点,就出去了。


    剩下我望着一屋子白玫瑰,满目雪色,寂寞不堪。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原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