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专题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爱情,从包养开始》2 两年零四十二天

《爱情,从包养开始》 by 女王蜂

2

我到达圣维斯的时候,慕云黎已经在大厅里坐着了。

他还是那副样子,衣线笔挺,头发一丝不乱,全部梳上去,露出立体深邃的五官。

别人不清楚,我可心知肚明。这丫那副皮相,可比他的内在更容易迷惑人。他属于典型的享受型顶级外表,腹黑禽兽型内在。一眼看上去,想睡他,想被他睡;接触时间长了,那真是看见他就欲哭无泪,就想逃之夭夭。

他跟一般男人都不一样,瞅着懒洋洋的,随和又好脾气,可但凡外表完美的一塌糊涂的男人,内心就注定扭曲阴暗。

好几次,我都被他折磨的死去活来,就跟被注射了肌肉松弛剂,然后严刑逼供似的;

被他捏着下巴,逼我看着他,然后问我,还敢不敢惹他生气。

我当然不敢了——惹别人生气,顶多是挨揍,可惹这丫生气,三天都下不了床。

时间一长,我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的,真是生怕说错一个标点符号,惹他不高兴,然后再拿那一套惩罚我。

说起来我就委屈,这丫忒会装了,外人面前一副文质彬彬的贵公子样,绅士又风度体贴。可一到我面前,就完全变了副样子,动不动就发脾气,一言不合就生气……跟他在一起,摔东西、瞧脸色、讨好、阿谀奉承,这都是日常。

好几次我听“Foursex”的姐妹们夸他,说此生能嫁慕云黎便死而无憾,我都气的腰子疼。

尤其是迪迪,成天花痴似的,见着一个贵妇,就使劲和人家夸她的小慕总。搞的最后人家和老公离婚,闹着改嫁慕云黎。

迪迪刚来“Foursex”的时候,碰巧了,正赶上慕云黎谈生意。当时给她激动的,掐着我的胳膊,就蹦跶着想要电话号码。

当时慕云黎正打电话,他出来的时候,我瞧见他蹙着眉头,一副不悦的样子,显然是不高兴。他很少把不高兴表现出来,或者说,很少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我大约猜到,一定是电话里的人,惹他不高兴。

可迪迪这丫头没眼色,偏偏使劲儿往前凑。最后我拉不住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路跟着慕云黎进了VIP包厢。她属于典型的胸大无脑,要不是慕云黎说了,他谈生意的时候不准我进包厢,我立刻就给她拽出来。

我总预感着这丫头会出事儿,索性就咬着指甲,在包厢门口等。

可几分钟后,迪迪得意洋洋地出来了。

她瞧见我,兴奋地冲我晃了晃手上的支票,向我炫耀:“颂白姐,你看,是慕先生亲自赏的哦。怎么样,我够厉害吧,不但要到了他的电话号码,还得到了一张十万的支票。”

倒不是羡慕,我只是有点好奇,像慕云黎这么脾气挑剔的人,竟然也会赏面子。

莫不是迪迪长得漂亮,而我长得不好看,所以他才卖面子给她?

我摸着下巴,十分好奇地往那数字上瞟了一眼。

然后我一个没忍住,就噗嗤一声笑出来。

迪迪见状,一脸不解地问我:“颂白姐,你笑什么呀?”

“没什么,”我拍拍她的肩膀,“记得把这个号码存好。”

她亲了那支票一口,得意地直冲我抛媚眼:“那当然啦!这可是慕先生的号码耶,花一千万都买不到的!颂白姐,我这就存手机里去。”

说完,便拧着小腰,扭着屁股走了。

望着她走远的背影,我忍不住叹了口气,觉得这姑娘心眼太大。

我就说慕云黎怎么那么好心,随随便便就把号码给她了,合着他写那一串数字,就是第一医院神经科肖医生的。

这才像他,奉劝别人去看看脑子,还能让人美的不得了。

不像对我,不仅没有支票,还莫名其妙就被骂。

男人果然都是看脸的,唉。

我叹了口气,堆起笑容走到他面前,抬手把纸袋递过去:“还没吃饭吧?我来的时候碰巧路过何记,就买了你喜欢的加州三明治。还热着呢,尝尝?”

慕云黎合起财经报,抬眼皮瞅我一眼,接过去了。

他挑剔,对食物尤为如此。

可这三明治估计是对他口味,我瞅着他咬了两口,都没皱眉,心里不由高兴起来。

他老嫌我没品位,不会伺候金主。这回我总算是做了件让他如意的事儿,给他挑了个合口味的早餐。

可他今儿是怎么了,不毒舌批判我,也不怨我来的慢,更没有挑剔我的衣着打扮……莫非是这丫转性了,良心发现,所以要和我友善共处?

我站在一旁,一边琢磨,一边打量着圣维斯的大厅布景。

这里是四星级酒店,S市排名第六的酒店。

水晶灯璀璨流离,一颗一颗光泽泛滥的小水晶互相碰撞在一起,叮叮当当的,声音十分悦耳。角落里放着古董花瓶,和名贵的花花草草,头顶上方是圆形的露天玻璃顶,布局精致,唯一不太顺眼的,就是大厅中央那个丘比特的金色喷泉。

慕云黎最讨厌这种摆件,尤其是金色的,他说忒俗,俗不可耐,简直是眼球污染。

他带我出差的时候,从来不挑有这种摆设的酒店住。

可是今儿怎么了,他竟然在这个酒店待了一夜,还一点吐槽没有。

我偷偷地瞄他一眼,打量他的脸色。

咦,奇怪了,怎么看不见那根刺儿?

不会吧,难道他是被雷劈了,所以产生了第二个人格?

我摸着下巴,正皱着眉头琢磨,突然就听见慕云黎开口了。

他站起来,把三明治的包装纸扔进垃圾箱,慢条斯理地拿出手帕擦了擦嘴角,然后对我说:

“江颂白,我向你道歉。我对你要求苛刻,处处都批评你,故意挑你毛病,还逼迫你和我上床,是我不对。”

……老天爷,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高高在上的慕云黎,竟然和我一个不起眼的金丝雀道歉?

要不是被大厅里的空调吹着,恐怕我真的会以为,这是我在做梦。

我望着他,望着那双漂亮细长的桃花眼,心底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来。

果然,下一秒,他就掏出一张支票,递在我面前。

然后他说:

“这一百万,我上个月新提的劳斯莱斯,香颂区别墅,还有‘Foursex’,这些都给你。咱们彻底断了吧。”

“你…你是认真的?”我看着他,笑的难看极了,“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怪我来的慢了,还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买了三明治?…是不是那个三明治不合你口味?你喜欢吃什么,我都记着,是不是我记错了,你不喜欢吃何记的加州三明治,还是”

“颂白。”他淡淡地打断我,“你跟了我多久?”

“两年零四十二天。”

我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

而他只看了我两秒,就沉默着,撇开了视线。

这个数字怎么了?我忍不住思索,两年零四十二天,772个日子……772,772!

我突然想起来,那条被炒作的爆红的娱乐新闻:

——金融大亨之子慕云黎独家爆料,交往女人永远不超过772天,第772天的零点,无论是正和对方睡在同一张床上,还是刚sex完,只要钟声一响,对方立刻被甩。然后永远拉入黑名单,此生不再往来。

“……。传言是真的。”我低下头,只觉得胸腔里都是苦味,“原来关于你的那个传言,是真的……。我跟了你772天,时间到了,所以你要甩了我?”

他一言不发,如同执意一般,冷着面孔,一副不打算再开口讲话的架势。

我看着他,就这样怔怔地看着他。

然后我咬咬牙,说:“那好,断就断。不过我有个条件,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一张照片,可以吗?”

慕云黎终于肯看我一眼,他盯着我,小半天,笑了:“行。”

我这辈子都不会想到,我开着慕云黎送我的车,载他去的最后一个地方,竟然是雪城。

雪城是S市著名的景点,常年零下,除了入口处像是春天一样,其余全是皑皑白雪。

我把钱包里所有的钱掏出来,给摄影师。

他点头哈腰地问我:“小姐,你想要拍什么风格?只要你说出来,我保准让你满意。你长得这样漂亮,男朋友又帅又有型,拍出来的照片一定好看。你们是想拍什么,普通的纪念照,写真照,还是婚纱照?”

我说:“大叔,我什么风格都不要。我只想借你的相机,亲自拍一张照片。”

他一听,连连说不行,还把已经塞到口袋里的钱掏出来,要还给我。

我懊恼不已,正要开口再劝说,却被慕云黎挡在了身后。

他漫不经心地掏出钱包,直接拿了张卡出来:“余额八十八万,没有密码。”

摄影师一把抢过去,而后咧嘴笑着,把相机塞到了我手里。

我握着那个沉甸甸的相机,扭头看慕云黎。他像是察觉到我的视线一样,竟然也转过头,对我微微一笑。而后径直越过我,踩着一地白雪,进了雪城。

我愣了一下,抱着相机,也跟上去。

我只来过雪城一次,还是慕云黎带我来的。那时候是夏天,里面的雪只是薄薄一层,并没有太壮观,踩在上面,还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那是我跟着他的第三个月,他吓唬我,说这里哪怕是夏天,气温低的都冻死人,我吓坏了,赶紧里三层外三层的套衣服。

我穿的太厚,走路自然笨重。有一段路踩的多了,就成了冰。我背着身走,一边和他喋喋不休地讲话,一边笑,结果一个不小心,就脚下一滑要跌倒。

我吓得闭紧了眼睛,可身体还没倾斜太多,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一拽,稳稳地接住了。

我不敢睁开眼睛,直到他温热的呼吸,带着淡淡的剃须水味道喷洒在我的脸上,轻声斥责我,怎么那么不小心,我才睁开眼睛。

慕云黎天生一副好皮相,尤其是离我这样近,就那样温柔地注视着我。

被他抱着,被他看着,被他用宠溺的语气责怪……

我如同被耳旁那声音蛊惑似的,只是一恍惚,自己就已经搂着他的脖子,对准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我扑的太猛了,角度出了偏差。这一吻偏了导航,竟然直接啄到了他的下巴上。

他微微怔了一下,随后捏着我的下巴将我扯开,毫无犹豫地就吻下来。

那是我第一次接吻,他的舌头钻进来的时候,我吓坏了。我想要推开他,却不知为何,竟然被他的气息和那情愫复杂的感觉,搞的情迷意乱。

那一瞬间,我如同被雷击中一般,大脑里闪现过无数个想法。

其中之一,就是我喜欢慕云黎。

那个念头如同一颗植株,从雪城的第一次接吻开始,就在我心里疯狂的伸出枝桠,一直到今天。

一直到今天,同样的景色,同样的皑皑漫白,却再也不是同样的人。

我低着头,紧紧地抱着相机,就这样咬着嘴唇跟在他身后。

我不知道他要去哪儿,也不知道他将会停在哪儿,我只是偷偷地,忍不住在心里祈祷,希望时光慢一点,就这样让我们一直走下去,哪怕一辈子都没关系。

可我大意了,我只顾着低头走路,竟然他已经停下,都浑然不知。

直到“咚”的一声撞到他的背,被那巨大的惯性带着摔倒下去,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慕云黎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我,只微微蹙眉一拽,就把我搂到怀里去了。

我下意识地用尽力气撞他,他一个猝不及防,就被我压在了地上。

这一次不同往常,雪城的雪很厚,厚的仿佛铺着一层波斯地毯。

那柔软的凉意,带着被重力溅起的雪片在空中打了个旋,就漂浮在脸上。

我压着他,突然之间,眼眶就变得通红。

“你躺在雪上的样子真好看,不如就把这一刻拍下来吧。”我声音颤抖着抓起相机,也顾不住镜头聚焦,只是遮住自己的脸,就胡乱一阵拍。

“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响成一片,掩盖着我的眼泪,却掩盖不住行人的说笑。

“你瞧,那对情侣一看就是经常拍写真呀!”

“是啊,他们感情真好,太让人羡慕了……”

“要是我们也能像他们一样,该有多好啊……”

“……。”

耳旁突然呼啸起剧烈的风声,我用力吸了口气,利落地从他身上起来,就抱着相机转过身去。

“我拍完了,”我说,“你走吧。”

他没有说话,但我知道,他一定是听出我在哭了。

眼泪一颗一颗砸下来,掉在雪上,很快就融化一片。

身后却迟迟没有响起脚步声。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听见他缓慢地叹息:

“江颂白,再见。”

短短五个字,像是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瞬间就崩碎了我心里所有的杂念。

我竖起耳朵,听着那道我无比熟悉的脚步声,慢慢消失。

直到它完全不见,我才蜷缩着身体蹲下来,哑着嗓子说了最后一句,

“慕云黎,再见。”

慕云黎,再见……再也不会见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分享]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